换句话说各部门管到什么程度

2020-02-02 02:45

占道停车被城管贴罚单,这是合肥市推行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的一个缩影。2005年10月,合肥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挂牌成立,集中行使市容、规划、市政、园林部门的全部行政处罚权以及环保、工商、公安交管部门的部分行政处罚权,加上市政府随时交办的行政处罚任务,“7+x”模式正式开启。随着城管执法力量的下划,部分街道城管队员甚至还抓起了计划生育,不断添加的“任务”让他们不堪重负,也让城管面临“什么都管却管不好”的执法尴尬。

“但目前来看,管理权和处罚权怎样界定,换句话说各部门管到什么程度,有待厘清。”余建波说。

“不能因为行政处罚权交由城管集中执行,有关部门就放松日常监管,将所有问题集中到城管执法环节来解决。”合肥市城管局法规处处长余建波表示,由于城管执法往往处于城市管理的末端,只有出了问题,城管部门才能介入。如果不从源头加强监管,势必会积重难返,无形中也提高了执法成本。

住宿、餐饮、娱乐、机动车清洗、五金修配,这些在城市管理领域被统称为“五小行业”,因环境、卫生、消防条件简陋,很多“五小”并未办理营业许可证,监管存在难度。

近年来,关于“广场舞”扰民的投诉层出不穷,可谁来管、怎么管目前尚不明确。《合肥市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条例》第四十二条规定:使用家用电器、乐器或者进行其他家庭娱乐活动时,应当控制音量或者采取其他有效措施,避免对周围居民造成环境噪声污染。“但广场舞是否算是家庭娱乐活动,以及违反条例者应承担的法律责任,条例并无明确处罚规定,执法也就无从谈起。”业内人士对记者说。

记者了解到,执法局负责实施的行政处罚具体项目散见于国家、省、市相关法律、法规和规章。为理清执法范畴,避免越权执法,合肥市法制办会同城管局专门编制了小册子,执法队员人手一本。随着2010年合肥住宿、餐饮、娱乐等部分服务行业的行政处罚权也移交城管,城管执法手册几经补充修改,越来越厚。据统计,合肥市区两级城管目前承担的执法事权累计近140项。

此外,一名基层城管执法队员向记者透露,法律法规在赋予城管处罚权的同时,并未赋予城管足够有效的执法手段,处罚对象“不买账”的现象比比皆是。

2002年,市容委更名为市容环境卫生管理局,增挂合肥市市容综合执法局牌子,为政府组成部门。

今年7月初,滨湖新区文华阁小区一栋楼的露台上被人私建“空中楼阁”,物业发现后向辖区城管拆违中队举报,城管执法队员抵达现场查看,却因业主不予配合无法进门取证,使得执法陷入僵局。“业主不露面,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。而按照执法程序,立案、复议、一审甚至二审,拆除一桩违法建筑需要大半年。”一位当时赴现场处置的城管执法队员对记者说。

“行政处罚权相对集中,解决了多头执法、推诿扯皮等现象,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城市管理效率。”合肥市城管局执法协调处处长李本文接受记者采访时说。

2009年,组建市城市管理局(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),为市政府组成部门。将城建系统涉及城市管理的相关机构及其职责划入城市管理局。不再保留市市容环境卫生管理局。

张伟告诉记者,对于城管执法队员来说,任务已经够重了。2005年10月,合肥市区两级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相继挂牌成立,组建后的合肥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集中行使市容、规划、市政、园林四部门的全部行政处罚权,以及对露天娱乐场所、沿街商业门点产生噪声污染、流动无照商贩、侵占城市道路行为等原属于环保、工商、公安交管部门的行政处罚权。

每年年初和七八月份,听到“计划生育”这四个字,城管队员张伟(化名)就头疼,“街道抓计生人手不够,就让我们城管来凑,还有招商引资,这跟城管工作有关系吗?”他对记者抱怨道。

1994年,合肥成立市容环境卫生管理委员会,负责市容环境卫生管理工作。市容委与创建办实行两块牌子一个班子。

以网吧为例,记者从合肥市法制办了解到,目前合肥各县区对文化市场的监管主体不一,分为文化部门执法,城管部门执法,文化部门委托城管执法、工商部门执法四类。执法主体混乱的背后,凸显了相关法规的缺失,从而容易导致监管缺位。

重复执法的现象得到了缓解,然而,在补齐这块短板的同时,新的问题又出现了。除被拉去“管不该管的事”外,采访中,多名城管队员向记者抱怨,因缺少必要的执法依据和手段,城管面临“什么都管却管不好”的尴尬处境。

2005年,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正式挂牌成立,集中行使市容、规划、市政、园林部门的全部行政处罚权以及环保、工商、公安交通管理部分行政处罚权。

为什么会有这一现象产生呢?记者了解到,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移交的同时,相关事项的管理权、许可权以及审批权、收费权仍然保留在各部门。合肥市法制办相关负责人曾表示,管理权、许可权与监督权、处罚权分别由不同的行政机关行使,有利于在相关行政权之间保持一定的制约关系,防止行政权力的滥用。